婚姻家庭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家庭

刀路独行第三百五十九章被囚禁的两年搭配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5月21日

刀路独行 第三百五十九章 被囚禁的两年

终于‘夜晚’又到了,宇文雷这时才敢把一根紧绷着的心弦放松下来,这一松,疲惫感油然而生。

幸好,宇文雷吸收赤影杀手的力量,并没有产生任何的不适,应该是由于那银色雷弧起了作用。

接下来他想苟且活命,还得靠这个方法修炼!

时间如梭,弹指即逝。

宇文雷在‘血海无涯’内顽强的活着,而且,越来越平静,神盾和血释两位大人物下棋,他就习以为常的经历一场厮杀。

说是厮杀,更是修炼。

尝到甜头之后,宇文雷疯狂的击毙赤影杀手,再用熔炉之技吸收力量,渐渐的,手法娴熟如同行云流水。

每当他用熔炉之技吸收力量,银色雷弧便不由自主的出现。

正是这种诡异的血脉雷弧,支持着他一边战斗,一边炼化提升灵力。他虽然掌控不了血脉雷弧,但已经默默接受现状。

积少成多,任何一个赤影杀手的力量,他都不放过。

精彩内容不要错过!寅午伟业今年在Chinajoy展会现场准备了2个展区对外开放

被囚禁的第五个月,宇文雷顶着巨大的压力,成功突破到了六阶灵王,大杀四方,此后过了一段相对轻松的日子。

但好景不长,六阶灵王,已属于灵王层次的中后期,每提升一阶都需要庞大的灵力,并且炼化灵力到极为精纯的地步,千难万难。

修炼到了这种修为,寻常天赋极佳的人,大约一两年,才有可能有所突破,至于老一辈失去潜力的,数年、数十年无所寸进的都比比皆是。

“或许,还需要更大的压力……”

宇文雷揣测,他想的不错,等到赤影杀手和融血怪的实力迫近他之后,压力骤升,果然,修炼速度也加快了。

被囚禁的第一年零二个月,他晋入七阶灵王!

被囚禁的第一年零九个月,他晋入八阶灵王!

被囚禁的第两年零一个月,精神力突破到三重魂境初期……

两年后的宇文雷,面色略带沧桑,任谁在这血海中孤独生存两年,都无法忍受,但他承受下来了。

两年了,他的脸颊上已经长出胡茬,留下了时间的痕迹。但他从没有放弃过逃生之念,依旧杀敌修炼。

“咦?血释,你来看看,这小家伙精神力突破之后,魂技变强了很多,这小子的魂技,似乎有一点点眼熟啊……”

神盾随意问起。

两年零一个月后,在外界,神盾和血释还是经常悠闲的下着棋。

血释闻言,难得再看了一眼光幕,那个本来早该死掉的小家伙,硬是被神盾活生生消遣了两年多。

这时,血释刚好看见宇文雷动用‘死亡缠绕’绞杀了一个赤影杀手,随后精致的熔炉虚影立即出现,雷弧跳跃,一个赤影杀手被宇文雷轻松吸收。

“嗯?”

然而,这娴熟的一幕落在血释眼里,却发生了变故。

血释自始至终都表露着一副漠然无波的神色,可是,当看见宇文雷所施展的魂技,他的表情首次有了一些变化。

神盾接着下棋,血释竟也在开始关注光幕中的战斗。

“你怎么了,血释,莫非你终于也觉得这小家伙很有趣了?”

神盾得意的说着。

血释并不回答,只是默默的留意。

‘血海无涯’内,宇文雷在毫无一丝天地灵力的异度空间里,一步步变强,两年时间从五阶灵王迈入八阶灵王。

以他的修为,还能有这样的修炼速度,已经相当快了,而加上清新时尚的韩式穿搭风格且频繁的战斗更是让他的灵力精纯凝练,为将来扎下了根基。

精神力突破到三重魂境初期,配合大成境界的死亡缠绕,这次解决三十六个赤影杀手,比上一次缩短了半个时辰!

在这样的比赛中

须知,如今的赤影杀手,每一个都拥有四阶灵皇的战斗力!

旋即又经过一番酣战,斩杀融血怪。

今日,血释和神盾都没什么心思下棋,第二波血潮没有来临,残月消失了。神盾正准备驱散光幕,不过,却被血释阻止。

“等一等!”

“怎么?看这小家伙修炼吗?”

神盾停手,光幕还留着,‘血海无涯’内进入了‘夜晚’,血色平静,一片死寂,除了血海就只剩一个孤独的背影。

血释还真的在观察宇文雷,这简直太反常了,惹得神盾十分好奇。联想到,出现这个情况的原因,似乎是因为宇文雷的魂技。

于是,神盾问,“刚才这小家伙的魂技……”

“是死亡缠绕。”

“死亡缠绕?死亡缠绕?!这……这小家伙和南宫有关?这应该不可能吧…如果是升级比较缺经验 可以做掉。 SBlz主线都没做完就升级。多浪费了1PL刷这个。…”

神盾认真盯着光幕里的宇文雷,难以置信。他口中提到的南宫,正是眼前这位血释楼主当年所爱的女人,南宫雨嫣!

这个年轻小辈,怎么会和已经销声匿迹数百年的南宫雨嫣扯上关系?

宇文雷收回雷鸣重刀,习惯了孤单。

他想念外界,不知几个兄弟怎样了,西魔堂有没有再染指六刀城,还有红灵,两年前就被关进一个血色牢笼,是否能坚持下来。

每到‘夜晚’,思绪倍增。

“呼!”

望着血海,宇文雷的手掌忽然向上一番,他又取出了那个淡青色的玉螺。

神盾和血释坐在光幕前,过了少顷,只听见一段玄奥的音律从光幕传了过来。

这些年,宇文雷思念子源师姐的时候,便会吹奏起这一段‘净魔清魂曲’,寄托念想,聊以**。

陡然这一霎那,光幕之前的血释,浑身爆发出了一股极度骇人的气势,整座血楼都在这一股气势之下,天、地、玄、黄,接近一千个杀手,皆被气势所惊动!

“怎么了?”

神盾莫名的看着血释,印象中几百年来,血释也不曾如此失态过。

血释那一双摄人心魄的凶戾目光,死死的锁定着光幕,确切的是锁定宇文雷手里的那一个淡青色玉螺。

下一刻,血释伸出了一只手。

正在吹奏净魔清魂曲的宇文雷,浑然不知,突兀的周围血海剧烈起伏,紧接着天旋地转,他被不可抗的力量拽走了。

就这么被拽出了‘血海无涯’!

砰!

宇文雷狼狈的落在地上,转头一看,空荡荡的,看见有一个棋盘,以及两个让他感觉到强烈危险的老人。

这种感觉真真切切,即便突破到八阶灵王,实力暴涨,但在这两个老人身边,他觉得自己很渺小……

冠心病支架手术费用
菏泽中医妇科医院
宝宝吸收不好的症状
抚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晋城治疗白斑病费用
临沂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