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普药企业整合浪潮暗涌马太效应趋势明显维权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10月30日

普药企业整合浪潮暗涌 马太效应趋势明显

生意社04月23日讯

前段时间,新医改方案的出台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如今庐山真面目已揭晓,制药企业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面对银根紧缩、出口受阻和成本持续上涨的多重压力,微利时代普药企业的生存发展扣人心弦,也牵动着企业的敏感神经。 “微利,意味着市场将进入调整期。如今,国内企业宛如暗流涌动的湖面,看似平静,实则不然。微利时代如何赢利成为了企业共同关心的话题。”浙江尖峰药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张春良如是说。 事实上,微利是商业的本质。一个正常的商业社会,绝大多数行业本应是低利润的,而只有创造新的需求,才是微利时代根本的成长之道。“医药产业的暴利时代让许多企业顺势发展并取得了可观的业绩,而当遭遇微利的寒冬时,企业的各种病痛开始集体发作。”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教授熊光练对《医药经济报》如是说。那么,进入微利时代的医药产业该如何创新?普药企业如何继续赢利?这是许多企业心里说不出的痛,也是亟待破解的难题。 整合暗涌 国内许多中小企业在研发和市场扩张方面受到很大限制,产品的重复生产严重,企业间各自为政的封闭式经营模式根本无法参与国际竞争。 日前,发改委、卫生部、财政部就医改意见和实施方案答问时表示,未来三年国家的8500亿投入将主要用于基层。进军基层市场再次成为当前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而中国的基层市场(尤其是农村市场)具有点多、面广、小而分散的特点,靠单个普药企业终难孤身驾驭。“中国目前的4738家医药企业中,将近90%为中小企业,要想在普药趋于微利的背景下分到一份羹,联合重组势在必行。”熊光练接受采访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对于普药企业来说,这是一个痛苦而必然的选择。“由于普药企业的集约化程度不高,市场推广的成本压力大,在利润下滑的环境下,只有进行企业联合重组,才能形成规模效益,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浙江康恩贝药业有限公司首席顾问祝匡善表示,未来普药市场的发展趋势将呈现“马太效应”。 祝匡善告诉,受资金和技术的双重制约,国内许多中小企业在研发和市场扩张方面受到很大限制,产品的重复生产严重,企业间各自为政的封闭式经营模式根本无法参与国际竞争。其实这些企业可以发挥其灵活性,及时根据市场的自由调节主动调整。 许多业内分析人士亦认为,不少规个人虽证券从业模小的企业将会被淘汰,行业的集中度会越来越高。医改将带来普药企业做强做大的动力,整个普药领域将受益于医改带来的扩容,普药企业并购重组的暗流开始涌动。 重构产品力 许多普药企业应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产品,只有集中优势兵力才能克敌制胜。 经过多年积累,一般的普药企业都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产品,这种拉长战线、分散兵力的产品格局已严重制约了许多企业的发展步伐。熊光练认为,许多普药企业应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产品,只有集中优势兵力才能克敌制胜。“分析消费者,找到新的需求点,挑选出一个或几个产品、产品线重点发展,通过品牌传播,提升高毛利产品销售额,辅之以有效的激励政策,提升整体竞争力。” 熊光练告诉,产品梳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它是企业对竞争环境、政策环境、发展战略、营销渠道、成本核算等各方面工作进行系统梳理的过程,是企业的一门必修课。 每次与普药企业的代表们谈到发展,他们都会不约而同地提到新药研发。就普药企业而言,创新研发就是生存和发展的生命线,而新药研发又恰恰是国内普药企业的软肋。许多普药企业看到诱人的市场而无力突破的原因也在此。“当下普药企业面临着较大的压力,其根源仍在创新能力不足、产能过剩,同时目前国内多数企业存在单纯依靠价格竞争谋求生存的弊端。” 张春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微利的背景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普药企业研发的这块‘短板’,国家应进一步给予适当的支持或补助。 张春良分析说:“由于普药的市场属性决定了其主要市场在二、三级终端,而这些终端选购药品的价值取向是以低价为主的,基本谈不上品牌忠诚度。造成普药企业今天的现状,有许多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企业没有构建未雨绸缪的研发激励体系,这项工作,已势在必行。” 获取话语权 在必要的时候发出企业的声音,争取更多有利于企业的优惠政策,这一点要引起企业高度重视。 针对普药企业人才稀缺的实际,祝匡善指出,普药企业由于薪酬低廉,往往难以吸引到优秀人才加盟,如此形成恶性循环,企业难以得到长足发展。借助外脑提升自身水平的方式,企业不妨一试。企业可与优秀的医药专业咨询公司合作,借助他们在提升战略、品牌、远高于集团2015财年集团整体18.0%的增幅。 过去五年产品、组织、研发等各方面的优势,寻找新的创收点,也可以尽可能避免少走弯路。 近年来,普药在市场上的价格厮杀让生产企业被戏称为“搬运工”。由于没有终端队伍,没有品牌,没有强势品种,政策事务能力弱,许多企业的生存令人忧心。熊光练指出,企业间应设立“政府事务部门”等类似的组织,使企业有专人研究国家医药政策,建立与关键政府部门的沟通渠道,在必要的时候发出企业的声音,争取更多有利于企业的优惠政策。这一点要引起企业高度重视,国外在这方面已经有很成熟的经验,值得借鉴。 熊光练表示,国内企业还没有意识到从高层次去控制市场的重要性,往往都是一些原始的、简单的竞争手段。要善于利用有利政策,而这一点恰恰是国内企业做得不够的地方。



嘉兴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亳州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婴儿拉肚子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