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留学
当前位置: 主页 >> 移民留学

江北浊浪滔天怒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江北浊浪滔天怒,百年唱醮,埋了多少江南儿郎骨?
楚韵淮水八百路,风流辈出,几多将相凌烟得捧土?
风波浪,幼子踏江途。
霜月晚唱,舟立桥头,三丈老鼋擂甲鼓。
挂角青牛,伴读野狐,百尺山头鸣月孤。
好男儿,家父说那天下英雄战北土。
吾家郎,慈母拂手整衣冠暖了心腹。
皓月当空,万丈银弩。
青山脚下,谪仙引路。
走走走,试听江北谁人敲战鼓。
走走走,试看那边谁写英雄谱。

少年弱冠。
那年,春风拂过桃花面,笑靥如花。
滚滚三千红尘尽失色,独美了温婉容颜。
那季,千树梨花纷纷落,月笼雪沙。
转角晚灯倾洒影婆娑,手捧暖香双双牵。
那日,秋华无双花亦散,风起江畔。
此城此诚再难有牵绊,淮水断情千百万。
越北行,轻声念唤。
呢喃,呢喃。
从此作诗三千六百日,字字泣朱红,句句斩魂断。
此后寒月秋上悬天时,声声息难连,夜夜梦青鸾。

又渡淮水。
北江城,路人行色匆。
淮江畔,万里风霜重。
路满尘,黄沙滚。
云遮蔽,日头浑。
纵使三月烟花时,此间不比江南春。
若是风起三刻短,瘴起归路忙询问。
若问,此间,独乐,诺。
执笔刀,挑兰灯,百鬼夜行,破晓,天际云滚。
酒满樽,新作词,凭栏远眺,声嘶,东方扬尘。
指顾间,而立。

长亭远盼。
听几番烟水,梦回姑孰桥。
忆十载辛酸,江南路长遥。
快意渐阑珊,夜来孤唱宝剑弹,何求妃子笑。
毫尖已涸干,枯灯黄卷砚石苔,铜镜面容凋。
男儿,思乡归意切,南望乡中双亲鬓白已高。
“吾儿”,归来已迟晚,跪首素厅高堂黄娟空飘。
悲了,石碑当刻孝儿不孝。
难了,梦中慈母遥不可遥。
青山老,老谪仙,何曾教儿寻着返乡道。
长石板,落雨巷,旧时明月今时空影照。

岂负年少!
垂首立碑前,心间自有母牵挂,敢踏风波江潮。
江南雨纷飘,儿此一去楚门外,卷起千层浪涛。
重拾刀,画西风廿四桥,旧诗且新唱,谁借一管萧。
征百战,春风笔遇贤德,幸上者耳提,女先生教导。
江北初冬,十里荒草。
吾心安处,明月悬高。
听听听,夔鼓震天战歌催人早!
看看看,英雄谱上谁人可扛纛!
纵,十年北凉,
当歌,又如何。

共 7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首男儿北征的战歌,忠、孝不能两全,十年北凉,当歌,又如何?是一首思乡怀归的主题。写得悲倍凄凄,作者写事中人处于缠绵低回,悲苦不尽的境地。征百战,擂战鼓,写英雄谱。浩然高歌,痛快淋漓。推荐共赏。【编辑:江城学子】
1 楼 文友: 2012-11-10 16:44: 这是一首男儿北征的战歌,忠、孝不能两全,十年北凉,当歌,又如何?是一首思乡怀归的主题。写得悲倍凄凄,作者写事中人处于缠绵低回,悲苦不尽的境地。征百战,擂战鼓,写英雄谱。浩然高歌,痛快淋漓。推荐共赏。【编辑:江城学子】 散文爱好者。
2 楼 文友: 2012-11-10 16:45: 问候作者,欢迎赐稿。 散文爱好者。山东治疗白癜风医院
女性盆腔炎的治疗
绍兴治疗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