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图腾燃烧 第两百一十六章 挽回的机会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图腾燃烧 第两百一十六章 挽回的机会

“耐奥祖!”

泰隆?血魔和贾兹?碎魂者旁若无人的走进了影月氏族的村落中,轻快的步伐扬起了脚下厚实的尘土。◇↓◇↓點◇↓xiao◇↓说,..好奇的村民们从他们简易的房屋的门窗中探出头来想要一窥究竟,而那两个入侵者闪烁着奇异光芒的眼睛朝他们恶狠狠的瞟了几眼,于是所有人又都被吓了回去。

“耐奥祖!!!”血魔又一次以一种冷酷而又发号施令的语气吼道。“我要跟你谈谈!”

在他的身后,似乎有人低声嘟哝着,“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怎么在乎。你现在侵入的是影月氏族的领地。现在就滚,要不然就死在这里。”

死亡骑士转身面向刚才从他身后走近的强壮的兽人战士,回复道,“我需要跟耐奥祖谈话,告诉他泰隆?血魔来找他了。”

那个兽人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显得有些不安。“血魔?你就是那个死亡骑士?”他的脸部因厌恶而有些扭曲,露出了两只獠牙。他看着血魔和他的同伴,鼓起勇气说道,“你看着倒并不是那么的危险么。”

碎魂者告诉他,“他可是相当的危险哦。”他转过身去朝着一些兽人所看不到的东西點了點头。其他的几个身影从村落中xiao屋的阴影中走出,来到那两个死亡骑士的身旁。虽然他们身披兜帽,但是那双闪着诡异光芒的眼睛仍是清晰可见。血魔笑了笑,而那个兽人咽了一口口水。

“现在,赶快把你们首领找来。要不然你的骄傲自大会让你死得很惨。”

兽人说道。“耐奥祖谁都不见。”虽然他已经开始出汗。但是很显然他还是的要遵从上级的命令。

血魔轻叹一声,他那早已腐烂的肺部吸入一口气而后排出,发出一声奇异的呼啸之声。

他说道,“那么你马上就可以去死了。”就在那兽人还没能做出任何回复的时候,他就已经伸出了自己被锁甲保护着的右手,低声吟唱着什么咒语。兽人深吸一口气,疼得弯下了腰。血魔握紧了他的拳头,于是血液就突然从那倒霉的兽人的鼻子、眼睛和嘴里喷涌而出。与此同时。血魔已经转身而去,对于折磨这烦人的兽人已不再有任何的兴趣。

“黑暗魔法!”一个影月战士叫了出来,抓起了他身旁的战斧。“杀了他们!不要让他们再伤害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他怒吼一声,身边的其他几人作为响应,也拿起了武器随时准备作战。

泰隆?血魔迅速转身,他那双发光的眼睛眯了起来。“你们想死的话尽管放马过来,大不了我自己去找耐奥祖。”这一次他的双手同时向前展开,黑暗之力在他的指尖凝聚。而后,它就好像黑火一般在众人面前爆炸,将那些刚刚挥动着战斧冲了过来的兽人击倒在地。他们躺在地上。痛苦的尖叫着。

“住手!这里被杀的人已经足够多了!”老兽人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的充满权威。泰隆将他的双臂放下,命令他的同伴们后退。然后看着前方影月氏族的首领。

“耐奥祖,你终于来了。”血魔用懒散的口气说道。“我认为那样做可以引起你的注意。”他转向耐奥祖,惊奇的发现影月首领的脸上被涂得一片煞白——就好像骷髅头一般,血魔暗想道。当他们的眼神相会时,耐奥祖睁大了双眼。

“我……梦到过你,”他沉吟道。“在梦中,我预见了死亡。而现在,你来了……”他那细长的指尖触摸着自己脸上的骷髅手绘,几點白块剥落下来。“两年来,我一直有着同样的梦境。最终,你还是来了,来取走我的灵魂!”

“你错了。我是来救赎你的。但是你还是说对了一部分。我的确是为你而来的,但并不是如你所想象的那样。我来请求你领导整个部落。”

耐奥祖很是迷惘。“我?为什么?为了让部落变得更加得支离破碎?难道我所做的还不够么?”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安。“我再也不要做这样的事情了!曾经,我带领着我的人民——落入了古尔丹的圈套,使得我们的世界近乎毁灭。那是一场几乎完全摧毁了我们的灾难。请你另寻他人吧。”

泰隆眉头微皱。事情并不如所想象的那么顺利,而他也不能像他对待影月兽人一样把耐奥祖杀了完事。他又一次尝试着,“部落需要你……”

“部落已死。”耐奥祖打断了他的话。“半数的兽人都被困在那万恶的世界,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你想让我去当一群死人的领袖么?”

血魔平静的回复着他,“他们并未离我们而去。”他的那股镇定感染了耐奥祖。“虽然黑暗之门被毁了,但是说不定它还可以被重建。”

耐奥祖好奇的问,“啥?重建?”

死亡骑士向他解释道,“在艾泽拉斯大陆上还留有一个空间裂痕,而德拉诺这一边的则完好无损。我仍然能感应到它,并且我可以重建黑暗之门。我会将裂痕扩大,直到整个部落都可以穿越它。”

萨满酋长似乎在考虑着这一點,而后摇了摇头。“即便可以,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呢?联盟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们部落永远不可能赢得这场战争。兽人们已经基本上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我们现在就只能去选择自己怎么个死法。”他的手指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又一次摸了摸他脸上的骷髅。血魔为他的软弱而直犯恶心。真难以想象曾经如此受人尊敬的酋长现如今居然会变得这么怕死。

更不幸的是他还是部落计划中必要的一环。

血魔强迫自己要忍耐,他反驳道,“死亡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如果我们得以重建黑暗之门的话,我们就不一定要去赢,甚至都不需要再和联盟作战。我为部落筹备了另外的一个计划。我曾经从古尔丹口中听说过一些神器,如果我们能够获取其中一些的话……”

“就是因为古尔丹和他的那些阴谋,有多少兽人直到他死了之后都还在做着无谓的牺牲!”耐奥祖向他怒吼道。“你和你的那些该死的计划!如果成功的话,从中你能获得多少力量?你们这些暗影议会的混蛋只知道想尽一切办法获得力量,其他的一切你们都毫不在乎!”

血魔再也忍耐不住了。他抓住了耐奥祖的双臂愤怒的晃了起来,“两年了!自从黑暗之门崩坏之后,你他吗的都躲了两年了!在这里你们氏族成员除了互相残杀就再也没有干过别的。现在他们只需要正确的引导,然后他们就可以重获力量!你的支持者根本无法和我的死亡骑士匹敌,我们完全可以让所有的氏族都遵从你的号召。毁灭之锤要么死在了艾泽拉斯,要么就是被关了起来。现在你就是能够号令群雄的唯一一人。我检验过黑暗之门,知道它的受损程度,并且我告诉过你我有一套解决方案。我已经派了几个死亡骑士前去,哪怕是现在,他们仍然在进行着修复工作,等待着它有朝一日再次开启。我确信我们可以成功。”

“那么你所谓的解决办法到底是什么?”耐奥祖刻薄的问道。“你有没有找到一个能够使我们回到艾泽拉斯,并且赢得我们两年前失败的那场战争的方法?我不这么想。我们是命中注定的,我们不可能取胜。”他转过身去,朝着他的xiao屋走去。

“不要管那些战争!你这个糟老头,听我说!”死亡骑士在他的身后喊道。“我们并不需要战胜联盟,因为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征服整个艾泽拉斯!”

耐奥祖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但是你说你可以修复黑暗之门。如果我们不回艾泽拉斯那么我们修它干啥?”

“我们的确是要回去。是的。但是并不是为了战争。”泰隆?血魔走近了他。“我们只需要找到一些有魔力的神器。当我们拿到它们之后,我们就可以离开,并且永不再回艾泽拉斯。”

“然后我们就呆到这里?”耐奥祖挥了挥手,指着身边那干涸的大地。“你我都很清楚德拉诺是一片将死之地,在不久的将来它甚至都无法维持我们这些生命。”

在血魔的记忆中,耐奥祖并不总是如此的迟钝。“它不再需要了。到那时候我们就可以远离艾泽拉斯和德拉诺,到其他的世界去生活。其他更好的世界。”泰隆向耐奥祖缓缓道来,有如在跟一个xiao孩讲道理一般。

耐奥祖现在全神贯注的听着。在他那惨白的脸上血魔仿佛看到了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耐奥祖在那里站立良久,不知道是应该进入他那间xiao屋并继续隐居,还是选择接受新的命运。

他最终还是问道,“你已经计划好了么?”

“是的。”

又是良久。血魔耐心的等待着他。

“……告诉我吧。”耐奥祖转身,走进他的xiao屋。

不过这一次,泰隆?血魔和他一起走了进去。

儿童止咳的用药安全吗
湿毒清胶囊说明书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能吃啥药